我爱北京天安门

◇韩铁照

  一五计划实施的第二年,即1954年,我出生在一个普通农家。

  11岁那年,我患上类风湿,从此灾难降临,把这个家置于风雨飘摇中。类风湿被称为不死的癌症,结局都很惨,轻者残,重者亡。

  1973年,我再次犯病,与死神擦肩而过,但要终身与床为伴。很多人替我担忧:父亲因病早逝,母亲也不可能照料我一辈子,未来怎么办?

  1985年,乡里创办敬老院,不久改为福利院,不光收孤寡老人,同时也收生活无着的残疾人和孤儿。1992年1月,我告别家人,住进合丰福利院,不必再怕没有人照料而忧心忡忡了。尽管我只上过小学四年级就因病辍学了,但我没有放弃追求,一直在病榻上坚持自学,学知识,学文化,练写作,练书法。进福利院之后,我在病榻上刻苦自学的那点知识终于派上用场,教老人们唱歌、认字,念书念报给老人们听,帮老人们写信写便条,为院里写总结报告,日子过得充实而有意义。

  合丰福利院是在因陋就简的条件下创办起来的,根基浅,底子薄,但从建院之初开始,克难奋进,锐意改革、创新,一年一个样,年年被评为先进单位,1999年荣获“全省百强农村福利院”光荣称号。与此同时,我潜心练习写作,在省市报刊电台发表了几十篇新闻稿件,还被湖北人民广播电台评为1992年度优秀通讯员。

  2001年,张院长上任,安排我当出纳,我又有了新的任务。从此,我的事情更多,担子更重,人也过得更加充实。我在干好本职工作的同时,难免又有新的想法和追求,比如因条件所限,我放弃了自己热爱的新闻写作,转向文学创作,再比如整天待在床上,透过门窗遥望蓝天白云,常常凝神遐想:假使有一天,我能出去,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那该多好啊。

  2005年,天门市残联拨给福利院3辆轮椅,院里专门为我配备1辆。因我的双手残疾,无法驱动轮椅,所以只能由别人推着在附近转一转。2008年,经老院长李银兰做媒,我和黄丽华携手人生共度晚年。黄丽华是企业退休人员,在福利院代养,有社保,维持生活不成问题,但没有多少节余。没想到社保年年涨,很快突破千元大关。与此同时,五保老人供养经费也在不断增加,生活条件大大改善,餐餐有荤,每星期加一次餐,逢年过节吃十大碗。食堂的饭菜基本能满足我们的需求,偶尔开小灶改善一下生活,也要不了几个钱。有了积蓄之后,藏在心底的那个梦想开始蠢蠢欲动。黄丽华大力支持,提出在我生日那天出游,意义更大。我的生日是农历三月初三,正是桃红柳绿、春意盎然的季节。

  从2013年开始,每年的三月三,我和黄丽华都要出去玩一天。去陆羽故园瞻仰陆羽像,参观茶经楼;去京山惠亭水库,寻找父辈的足迹;去汉北河看水陆李大桥;去仙桃看汉江大桥等等。每次出游,谢院长带领工作人员全程陪护。

  我们的祖国地大物博、历史悠久,山川美景、人文景观数不胜数,不过在我心中,最有魅力的景点莫过于北京天安门。也许这辈子我也去不了,只能向往了,而向往,不也是一件很美的事吗?

  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我的今天。这是我的肺腑之言,也是大家的共识。

  在文学的海洋里遨游这些年,在报刊和网上发表了一些作品,算起来也有八九十篇。为了多学多练,多发表作品,也为了更好地享受生活,跟上新时代的步伐,去年,我买了一部智能手机,壁纸设为:我爱北京天安门。每次打开手机,我都能看到雄伟美丽的天安门,看到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歌曲《我爱北京天安门》优美的旋律同时在耳畔响起,心里感到无比舒畅和自豪。


上一篇 书包的变迁
我家厨房 下一篇

热点图片

天门要闻

天门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