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花开在春深处

◇彭卫霞
  暮春,百花都已散场,行走在雨中的陆羽故园,已不见往昔姹紫嫣红的繁华盛景,只留下满园澄净的绿。
  一直把花当作生命中最重要的朋友,不过是有的走散了,有的正在来的路上。我撑着伞慢悠悠地走进故园的深处,走进春的深处。谷雨时节雨水特别多,空气湿润,我忘情地做着深呼吸,似乎只有这样做,才能把春天的灵气与能量吸进灵魂里。因为,整个春天我都在疗身体的伤,在疼痛中度日,错过了在花下漫步、与花说话的机会。没有花儿相伴的春天还能算春天吗?不能,我以为这样的春天是荒芜了。
  忽然间,一缕凛冽清新的幽香袭来,我凝神细嗅,这香气甘而不腻、辛而不辣、娇而不媚,柔韧中透出俊逸出尘之气,你无法捕捉又身在其中,只觉顷刻间神清气爽,心旷神怡。面对这飘忽不定的精魂,我只叹水平有限,语言贫乏。这无法描述的生命气息,是上天的恩赐,专门来抚慰在尘世间漂泊的人。这一份遇见,刹那间便心生欢喜,终生难忘。
  是何方精灵如此神奇?循着香气我细细望去,原来是掩映在柚树中的柚子花!好低调内敛的花,如果不是被花香吸引,行人很难一眼看到藏在茂密柚叶中的花蕾。
  谷雨后的柚子花一朵朵簇拥成一团团,显得生机盎然。含苞待放的花蕾呈深绿色,透着青涩,让人想到十七岁的花季,对世界懵懂又新奇;微微开时呈浅绿色,大约是二十几岁的青年,雄心勃勃,踌躇满志;半开时是淡绿色,经历了一些风雨,有困惑有挣扎,是愈挫愈勇的三四十岁;当整朵倾情绽放时,花瓣变成了坚定通透的月光白,已然到了足够豁达的五十岁。
  含苞的花蕾从深绿浅绿淡绿慢慢蜕变,香气也在时光中不断蕴积。接近阳光的花朵开得早些,纯白的花瓣簇拥着淡黄的花蕊,花瓣很有质感,柔韧光洁,坚实有力;花蕊很娇嫩,香气便是从这里源源不断地飞逸而出。
  我确信柚子花是有魂的,而且心气高,目标明确,她懂得沉稳积淀,厚积薄发。在翡翠般柚叶的拥抱中,柚花像一位清修的隐士,不争、不抢、不喧哗,遵循着自己的节奏。
  我被眼前这个内心充满激情,外表却稳如磐石,从容淡定的生命打动了。我经常对花说:要是你们会说话该多好,这世间就不会有那么多孤寂之人。人的心都有一个高高的围墙,厚厚的茧,很难彼此交换真心,人的杂念太多;花不一样,花儿什么漂亮话都不说,只知道将最好的全部给你,不怕受伤害,也不问值不值。喜欢离群索居,与花草为伍的人,也许正是向往这份人间难得的赤诚。一旦遇见灵魂有香气的人,就像遇见了一朵会说话的花,那简直就是上天的馈赠。
  我一直觉得花如人,有着鲜明的气质与个性。牡丹像大明星,雍容华贵,一出场变艳惊四座;樱花是唯美型,为了理想、爱情奋不顾身,哪怕只活一瞬,也要极尽绚丽;桃李就像邻家女子,属于家常型,带着浓厚的烟火气,好看,但流于平常。
  色彩浓郁的花大多没有香气,一番绚烂之后便归于沉寂,让人感慨生命的短促与悲怆。就像一些漂亮女子,年轻时倚仗一点青春过活,而忽视了自身的修为精进,当青春逝去,便零落尘埃,徒增伤悲。
  柚花不同,她安静地藏在浓密的柚叶中,谦逊地低垂着头,抛开一切杂念和纷扰,静静地汲取土地、阳光、水分的营养,不显眼不招摇。纤小的花朵朴素淡雅,有一种浑然的憨厚,不像别的花朵那样纤薄易碎,一经风吹雨打便四处飘散。有心人才会发现她别样的美。她是书香女子,带着浓厚的书卷气。只有内心丰富的人才会安静地独处,甘于孤独寂寞,因简单而纯粹,有目标而不随波逐流。柚花没有桃花逐流水的多情,没有水仙的自恋,来自尘埃却不沾染尘埃,她的一生,半是诗意半是烟火,花开过了、美过了,令人欣慰的是还有果实。像那些不断自我提升,不断学习的人,岁月对她来说是一种荣耀,皱纹对她来说是智慧的累积,她无惧风吹雨打,就算花谢了还有果,还有长青的叶。柚树的生命永远是丰盛的。
  如果我有一个院子,我就在四周种满柚子树,因其生命力强盛,还是祥瑞之物,有一个美妙吉祥的谐音:“佑子”“有志”,护佑孩子,做人要有志气,多么励志!在民间,当有人经历了不顺、病痛,遇到倒霉的人和事,需要好运加持时,就用柚子叶煎水洗手、洗脸或冲澡,以祈福、转运、驱邪、避秽,这应该都与柚叶本身的味道和谐音有关吧。
  春末夏初时节,气温最是怡人,走在开满柚花的小径,身心安然。我在想:当人面对一朵花时,姿态最放松,心情最愉悦。如果以看花之心看待所有的遇见,岂不是人人皆美?以爱花之心从善意乐观的角度看待所遇之人,不仅是对他人的体恤更是对自己的保护。
  静下来,慢下来,生命只是一段有限的路程。别急于仓促赶路,和柚花一起,从春的深处走向时光的深处,从容地开花、安静地结果。

上一篇 没有了

热点图片

天门要闻

天门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