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写给妈妈

◇朱青苓
妈妈:
  您好!
  马上就是母亲节了,我在城区走不开,不能买点您爱吃的果品,待我回去再补偿您。只能先电话问候,顺便和您聊聊。
  告诉您,我这次参加团队活动,去宜昌采访后正瞅空写稿,想快点写好完成任务。可自己底子薄,写起来总是慢吞吞。幸好我采访的对象是一位大作家,他经常在微信里鼓励我,让我有信心,并且给我指导,我从心里感激人家。
  您多次说:“你退休了,咋还要揽这多事?不要把身体累垮了。”上次妹妹回去告诉您,说我去她那儿熬药,在那儿吃晚饭吃得很少,又老又瘦。妹妹又告诉我:妈听我一说,饭都吃不下,叫我一定转告你,不管好不好吃,都多吃点,身体自然就强些。我知道,妈,五十好几的人,在妈妈眼里总是孩子!
  我曾对您说过,要给您写一篇文章,您好开心:“好哇,写了给我看。”先前我写过童年生活的回忆,其中写了祖母去世,我是家里老大,担心读不成书,就哭得格外伤心。出殡后的晚上,爸和您把我叫到床边对我说:“书还是让你读,只是你要多吃些苦,多做家务。”我含泪哽咽答应……“个鬼东西(您时常对我的昵称),写得让我看得眼泪流。”您把看后的感受说给我听。
  您读了四年级,在农村,这个年龄的人读书可以说相当少见。爸早年买的书您后来也看过,我们割草挖半夏卖了买的小人书,您还跟我们抢着看,我们不肯,您央求:还是让我先看吧,看了烧饭去。我们几个就依了您。想起那次,我回娘家。午饭后,您拿起一张医院医讯广告小报,小声念着:“真是不能忍受病痛的折磨,渴望能有好药……”当您读渴(ke) 第三声时,那是标准的普通话音,而不是我们乡下人读的土音(kuo) 第二声,我忍不住冒出一句:“咿呀,妈,您还读kě哟!”“怎么?我读错了?”您带着惊讶问我,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不是不是,我是觉得您读得很准,不像是老人读的。我小看您了!您一笑:“个鬼东西,我还以为读错了哟!”
  妈,您记不记得,大前年,合集里有我的几篇文章,您是在二弟那里帮忙时,听到几位过早的老师说的。等我去看您时,您埋怨我:还都不让妈晓得哩,下回带来我看看。我遵命拿给了您,没想到您还告诉了已退休的远房姨夫。姨夫有一天碰到我,就讨要,弄得我怪不好意思,才几篇呢,您就宣传起来了,这点我对您不满意,但说出来您别放心里。
  妈,我清楚地记得,刚高中毕业的那一阵,我把家务做完,就找书读躲在房里不出去。跟我年龄相仿的一班姑娘们,有的初中毕业后干农活,女红很熟练。您不止一次数落我:人家××、××纳鞋底、绣花垫、打毛衣,你不学,将来怎么过日子?念叨得我烦了,脱口一句:是个稀奇!哪个比哪个笨些吧!
  后来您看到了,我的毛衣学会了,而且对照编织书织出好多花样,我自己也把小兔小草绣上去。哈哈,妈妈,您当时就这么说:“个鬼东西还真鬼!”我好得意。您看,现在政策好,谁还做鞋穿?还织毛衣?您的大姑娘还总是买高档些的穿呢!这日子过得咋样?
  妈,暂时不说以前的事了,等我把手头这篇写完,留空专门写写我们家的事。爸走了这些年,您一个人总念叨:你爸虽说脾气暴点,但对我真好。“祝老伴在和平的年代身体健康!晚年幸福!”爸走之前写给您的这句话您说过许多遍了,您也比爸在世时“独立”多了。我就以《妈妈在成长》 (不是姑娘我有意损您)为题,来写生养了我们姊妹六人,现在仍在为她的儿女们操心操劳的妈妈您。
  对了,妈,您那腋窝处的疱疹现在应该好了吧?五一带您到医院,我给您用了四百元,一打电话您就唠叨:又用了你几百,你也有家,我把钱给你。儿女对妈妈该用啊,您就不老搁心里了。您健康、开心,就是我们六姊妹的福!平时您要多喝开水,不吃剩菜,照顾好自己。
  今天就说到这,我回去了就去看您。
  

您的大姑娘
  5月5日晚

上一篇 没有了

热点图片

天门要闻

天门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