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换人,更需“玩得转”机器的人

金兴达的机器设备在黄黎锋手中变得更“聪明”。

熊钟祥负责益泰药业101车间机器设备的管理和维护。

天门纺机所有新机器试制都要通过圣叶梅之手。 (通讯员 刘银斌 摄)

阅读提要

当下,数字化、智能化浪潮来袭,传统制造业在这股浪潮中加速升级,加上招工难招工贵等问题频现,机器换人成为趋势。然而,机器换人背景下,更需要“玩得转”机器的行家里手。在天门,就有这样一群人。

金兴达公司黄黎锋——

琢磨机器人的技术达人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张茜 通讯员 陈飞

11月19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在天门市金兴达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生产车间看到,工人装好工件,按下开关,自动送料机将工件送至焊接区域。焊接完成后,又自动将焊接好的工件送回。

这台自动送料机是该公司技术部副部长黄黎锋的又一力作。金兴达主要从事汽车零部件的研发与制造,焊接是极为关键又精细的环节,不仅工作量大且存在一定风险。

2016年,该公司购回一台焊接机器人,正当大家喜出望外时,黄黎锋却发现,机器人虽然“高大上”,但工作效率却提不上来。

“是人工上料速度太慢!”经过一段时间观察,黄黎锋看出端倪,想让焊接机器人充分发挥效率,需要同等效率的自动送料机与之搭配使用。

黄黎锋四处请教,在网上搜索资料,与同事李燕军一起研究设计。经过两个多月钻研,他们制作完成自动送料机硬件部分,但是软件部分“PLC及伺服系统”与硬件的匹配还存在许多问题。

黄黎锋不断对硬件系统进行改进与完善,一个多月后,终于制作出焊接机器人自动送料机,这台送料机不仅降低工人作业强度,而且将生产效率提高两倍。

与机器设备打交道,在很多人眼中是一个枯燥活儿。今年40岁的黄黎锋已从事工艺改进工作近20年,依然乐在其中。

早些年,金兴达的研发能力比较薄弱,与客户公司合作时,几乎都是按照对方提供的设计图纸,原封不动地进行工艺规划和零件生产。

在工作中,黄黎锋发现这些设计图纸存在一个通病:某一种功能的零件存在多种不同结构。比如后悬置连接支架有10多种型号,每一种型号在结构上存在很大差别,细分下来企业需要生产的产品型号和种类繁多,经常会发生混淆型号的生产错误。

“既然后悬置连接支架在汽车上的功能是一样的,那为什么会存在这么多的结构呢?”黄黎锋琢磨:如果有一种比较优化的结构,能够将他们全部整合,这样生产就方便多了。他决定将品种繁多的后悬置进行优化,尽量将型号统一。

“工艺研发必须精益求精,在设置参数时一个小数点发生错误都会产生废品。”黄黎锋说,在公司的支持下,他一连两个月待在车间里,天天与设计图纸、机器为伴,反复进行生产、调试,再生产、再调试,终于设计出客户充分认可的后悬置结构。

金兴达公司负责人介绍,这款后悬置结构获得国家实用新型专利证书,每年为公司节省成本20余万元。

“工艺改进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在不断追求完美的过程中,黄黎锋还设计出带减力装置的离合踏板、选换挡软轴支架、双头焊接自动焊接机、自动360度旋转环缝焊机等设备。

益泰药业熊钟祥——

擅治“未病”的“设备医生”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张茜 通讯员 吴军

“如果按传统方法将拉杆拆卸,维修工期将延长,会严重影响生产进度。”益泰药业101车间设备维修与管理负责人熊钟祥通过缜密测量、计算和分析后发现,用锉刀进行修复处理,可大大节约维修时间。

测量、涂色、锉削……狭小的工作室里,熊钟祥和同事们一起与时间赛跑,连续奋战8个小时,用锉刀一点一点解决原料车间1号冷冻机组的调速器导管变形问题。经专家现场验收,调速器导管尺寸、精度、表面粗糙度完全合格,冷冻机组提前投入运行。“设备医生”熊钟祥成功解决了又一例“疑难杂症”。

在益泰药业,熊钟祥是公认的机修通才,钳、车、铣、焊、磨等技术样样精通,先后获得“湖北省技术能手”“荆楚工匠”等荣誉称号。

“要想搞定机器,就得成为最熟悉机器的人。”回忆起刚进厂工作的情形,熊钟祥说。为了早日摸清机器的“习性”,他白天泡在车间,仔细琢磨机器的构造、师傅教授的技术要领;晚上回到家中,继续钻研《钳工》《化工设备安装》等理论知识。理论和实操两条腿走路,让熊钟祥对维修中出现的问题,总是能找到解决办法——

车间购买的键销容易腐蚀,使用时间只有3到5天,他建议买来材质好的钢板,自己动手打磨、切割,制成的键销可以长年使用;

车间化工泵经常跳闸,他反复研究发现,是叶轮偏大造成电力负荷过重,他将叶轮进行改造,确保泵机正常运行。

肝泰乐是益泰公司的主导出口产品,主要出口欧洲、南美、东南亚等地,年创外汇1000多万美元。2019年初,肝泰乐生产设备故障频繁,导致产品质量、收率、交货期限常出现问题。

接手任务后,熊钟祥仔细对所有设备设施进行分类,加强维护保养,对易发生故障的重点部位安排专人盯紧盯牢,一遍遍进行巡查、监管,认真细致地做好备品备件的储备……在熊钟祥的“护航”下,车间设备运行正常,肝泰乐每月生产计划得以按时完成。

如今,他对车间的每台设备都了如指掌,凭听、看、摸、敲就能了解设备运行是否正常,把问题解决在初发阶段,保证设备正常工作,省时又省力。

“机器就像人的身体,需要保养和呵护。”尽管被称为“设备医生”,但熊钟祥说,真正高超的医生擅长治未病,提早发现病灶并解决问题。

天门纺机圣叶梅——

数控一线的巾帼能手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张茜 通讯员 谢婉静

调数控、校夹具、对刀、试切,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在天门纺机加工车间见到圣叶梅时,齐耳短发、明眸大眼的她正操作进口数控设备,生产公司主导产品棉纺并条机的核心部件——前中后轴承座。

圣叶梅今年45岁,在数控一线与机床打了20多年交道,凭着一股子韧劲,成长为数控一线的巾帼能手。

1996年,圣叶梅从学校毕业进入天门纺机工作,入行第一个任务就是跟着师傅学习操作当时全厂唯一的数控设备。“没有电脑,所有的机器制作数据都靠画图计算,只能一遍一遍试错。”圣叶梅回忆,她一边苦练磨刀具技术,一边自学《机械手册》《数码编程指南》等知识。很快,圣叶梅成为车间唯一能同时操作两台数控设备的女工。

2019年6月,公司接到一笔大订单,需要赶制TM3809Y机型,同时还要为即将到来的上海纺机展做准备。这是一种新机型,需要用到的模具类型千差万别,每制作一个不同的零件就要换上不同的工桩,费时又费力。

时间紧任务重,挑大梁的圣叶梅压力倍增。看着各式各样的零件,她突然灵光一闪:既然换工桩麻烦,那能不能打造出一种万能夹具,提高工作效率?

打开电脑,圣叶梅边设计边画图:先假设有一块四方形夹具,再等距离打上不同的孔,测量尺寸,制作定位销……经过近4个小时的计算和校正,她脑海中构思了千百遍的万能夹具初步成型。

还得让图纸变成现实。确定好万能夹具雏形后,圣叶梅又赶到加工中心制作。终于,一款具备各种不同司孔的万能夹具诞生。而圣叶梅通过这款万能夹具设计出来的TM3817S、TM5263等机型远销到巴基斯坦和部分欧美国家,受到国际市场广泛认可。

天门纺机每年都要推出并条机新机型,新机型的试制总是由圣叶梅挑大梁。新机试制复杂,材料管控严格,不允许有失误。“所有新机型的零部件都是唯一的,一旦设计、操作失误,都有可能报废。一旦报废,前期所有的努力就付之东流。”圣叶梅说。试制过程中,她把女性细致入微的特点发挥到极致,凡事力求完美。从业以来,天门纺机20多类新机型试制全部由她领衔完成,而试制过程中的所有数据、信息都成为新机器量产的基础。

“钻头与砂轮间角60度,尾巴别太翘……”成为行家里手后,圣叶梅倾囊相授,把自己积累的工作经验编成歌谣,帮助新同事尽快掌握专业技术。

如今,圣叶梅荣誉傍身:“省巾帼建功标兵”“天门工匠”……荣誉面前,她很淡然。“大家普遍认为男性在制造领域更占优势,其实女性也能干出成绩。”圣叶梅说,热爱是最好的老师,只要肯下功夫,女性也能脱颖而出。


上一篇 没有了

热点图片

天门要闻

天门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