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译注辨正》>现代译注辨正》>

读书发现错误 姚才高写出70万字《<古文观止>现代译注辨正》

当代“智叟”出天门

向金祥


在石家河文化发源地湖北省天门市,古有陆羽著《茶经》、钟惺谭元春评选《诗归》创立竟陵派文学而名垂史册。

《愚公移山》这个寓言故事出自《列子·汤问》,故事里有个智叟,爱给干事的人泼冷水。今天的天门,一位名叫姚才高的当代“智叟”,六十岁左右选准课题,二十年锲而不舍,撰写了一部传承文化经典的70万字专著。

冬至已过,小寒未到,梅花初绽。12月26日,在这个万物休养收藏孕育希望的季节里,由吉林出版集团出版的《<古文观止>现代译注辨正》在天门举行首发仪式。

“红枫炫彩竟陵地,黄菊芬芳陶令田。”著名的茶文化研究学者鲁鸣皋先生,手捧翰墨飘香的新书激动不已,口占《七律三首》,贺姚老才高先生《<古文观止>现代译注辨正》首发。

读书发现错误 姚才高写出70万字《<古文观止>现代译注辨正》


木斋“迄今为止,尚无类似著作问世。”

《古文观止》是一部由清朝康熙年间吴楚材、吴调侯编选的供学塾使用的文学读本。其所选之文上起先秦,下至明末,其中包括《左传》34篇、《国语》11篇、《公羊传》3篇、《礼记》6篇、《战国策》14篇、韩愈文24篇;柳宗元文11篇、欧阳修13篇、苏轼文17篇、苏辙文3篇、王安石4篇,共222篇,约32万字,分为12卷。

《古文观止》既是一部精粹的文学读本,也是一部修身立德、治国理政、伸张大义、嫉恶刺邪、孝老爱亲的大型历史文献记录片,承载着历史的文化积淀,展现着当时当地的记忆标识和精神风貌。它的价值,可与《昭明文选》相提并论。“在文学上的影响,两者都一样的不可轻视”。鲁迅先生认为,能够把这两部书读完读懂,你的古文基础也就非常的扎实了。

姚才高先生倾一生之力,数十年之功,将现代出版的《古文观止》译注本翻了个遍,从28个版本中挑选5个有代表性的版本进行研究,撰写《<古文观止>现代译注辨正》,共举错误974条,(按222篇算)平均每篇4条多,其中五部都错的171条,占错误总条数的17.5%。对错误的辨正,除查考工具书、历代名家译注外,着重联系原文,据实分析,结论有理有据,让人口服心服,

吉林大学文学院博士生导师、世界汉学研究会会长木斋教授在《序》中写道:“迄今为止,尚无类似著作问世。《<古文观止>现代译注辨正》的出版为青少年学习《古文观止》指明了方向,也将给《古文观止》研究者以启迪。”

读书发现错误 姚才高写出70万字《<古文观止>现代译注辨正》


萧孔斌:“我要为姚才高敢于挑战权威这种无畏精神点赞!”

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萧孔斌先生,这位天门市政协前主席、陆羽茶文化研究专家,曾经也是一名教师。他说,手捧《<古文观止>现代译注辨正》》这部70万字的宏篇著作,令我感受最深的有二点:

第一,老有所为,大器晚成。中国大器晚成的名人很多,我仅举几例:姜尚,也就是姜太公,72岁拜相,辅佐周文王灭商兴周,开创了周朝八百年的基业;吴承恩,50岁左右开始写《西游记》,72岁写完,成为中国四大名著之一;黄忠,64岁跟随刘备入川,征战益州,勇冠三军,72岁斩杀魏国大将夏侯渊。被刘备封为征西大将军。姚才高先生虽然不能和这些名人相提并论,但我个人认为,他六十岁左右选准课题,阅读大量的史料,辛勤耕耘。耗时近二十年。完成了《<古文观止>现代译注辨正》这部大作,年近八旬,也称得上是大器晚成者之一。

读书发现错误 姚才高写出70万字《<古文观止>现代译注辨正》


第二,挑战权威,剖析辨正。从姚才高先生的《自序》中,可清晰地看到:他1996年退居二线后,集中精力研读清代学者吴楚才、吴调候选编的222篇《古文观止》,他所选中的李梦生等译注的《古文观止》(简称上海本)、阴法鲁主编译注的《古文观止》(简称北大本),张小平等译注的《古文观止》(简称安徽本),秦旭卿等译注的《古文观止》(简称广东本),许啸天译注的《古文观止》(简称天津本),这五种版本的译注本,可称得上是《古文观止》译注的权威教科书,经久不衰,深受读者喜爱。但姚才高敢于挑战权威。不迷信权威,对译注中的字音、字形、词意、成语解释、引文原意、引用史料,据实分析,逐一考证,对译注中的错误斟酌推敲、逐条辨正。特别是对各家译注本中都是错误的171个词条予以纠正。这该要花多大的气力,要有多强的毅力才能完成啊!我要为姚才高敢于“挑战权威 不迷信权威” 这种无畏精神点赞,点赞,再点赞!

读书发现错误 姚才高写出70万字《<古文观止>现代译注辨正》


齐传贤:“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没有这精神,做不出这学问。

摆在我们面前的这样一部著作,在我看来,他应该是出自一位饱读经书的老学究之手。这是一部只有那些呆在学术的象牙塔的大儒才能完成的学术著作。只有那些皓首穷经的学者才能有此功力。姚才高先生说他费了十五年的功夫才得以完成初稿,我一点也不感到惊讶。这部著作反映了姚先生的学术水平,他涉及到关于文学、历史、风俗、宗教各方面的知识。每一个疑问的产生和解答,都经过了作者严密的考证。没有渊博的知识是无法完成的。

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的齐传贤先生,湖北省重点中学天门中学的语文高级教师,天门市政协前副主席,《足球世界杯演义》、《联合国演义》等多部作品的作家。他说,古人指谬的作品并不鲜见。但是其作者都非寻常之人。这些人大都可称为某一方面的专家。姚先生的这部《<古文观止>现代译注辨正》,则是对一部文章汇编的现代人的注释的指谬之作,也只有熟读古文、熟悉文章的基础扎实之人才能完成。

读书发现错误 姚才高写出70万字《<古文观止>现代译注辨正》


据我的揣测,姚先生应当是受过很好的旧时教育的人。十三四岁的年纪,正是阅读兴趣浓厚,读书如饥似渴。他恐怕在这时便已读完了古文观止,打下了很扎实的古文基础。退休之后,姚先生又重新拾起了这份少年时的读书情形,再次拿起古文观止。起初的动机,不过是无事时吟哦一番,领略其妙。而人生的阅历,工作中的不断地学习,已不是当年的少年,对于学问已经更上层楼,有了自己的见解,于是便开始系统的研究。最后竟发现出众多的疑问,决心探究一番。于是找来不同的版本,逐一比照,发现错误之处,千奇百怪,辩正的兴趣油然而生,一发而不可收拾,弄出了这样一部煌煌巨著。

从接受到生疑,再到探究,这是学问进入化境的全部过程。缺少其中的任何一个环节都不可能。

所以在我看来,能够发出疑问,便是学问的一大进境。姚先生对于古文观止的阅读学习,应该是烂熟于心的了。对各种版本的译注都很熟悉的了。没有这个基础,要能生疑,是不可能的。

读书发现错误 姚才高写出70万字《<古文观止>现代译注辨正》


疑问的产生,首先得有知识的积累。读多了,读熟了,方能产生疑问。只有成为《古文观止》的专家,你才能生出疑问。222篇文章读下来,并且是不止一遍的阅读,方能领会这些作品的要义,发现今人许多注释的错误。

仅仅是一点疑问,还不足以形成这样一部著作。还有大量的疑问,方足以成为一部著作。

其二,要有敢于对权威挑战的勇敢精神。这些版本的的译注者,不是教授,便是权威。而他们的注释,又都是在历代学者的基础上作出的。要对这些作品生出疑问来,需要有不迷信权威的自信。倘使抱了一个唯教科书是遵的平常心理,便不敢启疑发问了。

第三,要做许许多多的繁琐事情。检阅资料,不厌其烦。还要触类旁及,要把这些疑问解答清楚,不只是几句文言文的翻译这么简单,它需要有关于文学、历史、民俗、名物等等知识。各种版本要参互勘校,发现其抵牾之处,揣磨作者所以如此解释的理由,看其能否自圆其说,探究其解说错误的缘由。总之,繁琐得很。因此,必须耐得住寂寞。“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范文澜)没有这精神,便做不出这学问。

读书发现错误 姚才高写出70万字《<古文观止>现代译注辨正》


姚才高:“读书发现错误怎么办?不能任其贻误别人”

退休后,我到广州带孙子,每天只需要早上把孙子送到学校,下午再接回家,剩余的时间以读书为主。重读自己喜欢的古典文学《古文观止》,发现不少译注出错,开始用心留意,发现类似的问题越来越多。

我特地在广州几所大学办了借书证,开始学会使用电脑,针对读书发现的错误做读书笔记和卡片,萌生了把阅读《古文观止》的体会整理成文留给子孙的想法。文章写多了,就形成了《<古文观止>现代译注辨正》的初稿,又用两年的时间认真修改。

有人说,人老了不再讲什么主义,也不要管孩子,来日不长,自己吃好、玩好、快乐就好。我虽是耄耋之年的人,心里总想做点对社会有益的事。我也知道像我这样水平的人,完成大部头著作是不敢想像的事。但我发现书中有错误,如果任其将错就错、以讹传讹流传下去,对读者有害,贻误青少年害处更大。

读书发现错误 姚才高写出70万字《<古文观止>现代译注辨正》


我重点研究的五个《古文观止》译注本,其主编都是知名专家、教授。家人说:“写几篇文章打发时间可以,出书就不要搞了,惹的官司缠身不好。”我认为,学贵有疑,学要勤思,不能浅尝辄止。有“百家争鸣”的方针,真理越辨越明,出书就是要抛砖引玉,不是要出哪个的丑。

读书要方法对头,不是只靠勤奋就能学好的。读书要从理解字、词开始,综合分析,理解全文的中心思想,再反过来理解字、词。在写《<古文观止>现代译注辨正》》的过程中,有时一个字查词典,它的音三四个,词意三十几个,不联系文章反复分析怎么搞得准,怎能得出正确结论。读书还要结合文章的时代背景、作者生平等进行分析。这些虽是老生常谈,但对我铭心刻骨。

读书发现错误 姚才高写出70万字《<古文观止>现代译注辨正》


陶书治:“姚先生的奉献精神,将伴随着《古文观止》这部鸿篇巨制一起,载入文学历史的史册。”

《<古文观止>现代译注辨正》著者姚才高先生,1940年4月出生,副研究员,曾任中小学教师。他热爱古典文学,年近八旬,仍然手不释卷,全身心地研究《古文观止》,写下了这部70万字的著作。

对古文现代译注的辨正是一种创造性的审读、修正和加工,是一种创新性的创作。这种书籍的适用范围主要是教育和文化文艺工作者,不计算这多年的劳动心血,仅在出版这个环节就得投入较高的成本,从经济上讲是得不偿失的。天门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高级讲师陶书治先生说:“姚先生的奉献精神,将伴随着《古文观止》这部鸿篇巨制一起,载入文学历史的史册。”

读书发现错误 姚才高写出70万字《<古文观止>现代译注辨正》


热点图片

天门要闻

天门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