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了闹心事 多了幸福感 天门办实事办到群众心坎上

小板镇江台村村务公开栏前,村民们正在查看最新的流水账。(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张鸿 通讯员 刘银斌 摄)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廖志慧

11月12日,天门市小板镇江台村村委会三楼,8月份修缮一新的老年活动中心内,几名村民边下棋边聊天。活动中心内,图书、音响设备、健身器材等设施一应俱全,成为了当地村民的新乐园。

“这是今年我们承诺村民的十件实事之一,你看,不少已经完成。”村支书江信甫指着村委会门口的公示栏告诉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公示栏上,为民服务十件实事进展情况一目了然:“开挖全村纵横田间沟渠,6月底全部完成;维修2组至胡桥大路生产桥,9月底完成;硬化5、7组断头路,维修2、4、6组损坏的水泥路面,9月底完成……”

天门市聚焦基层操心事、烦心事、揪心事,清理农村“三资”,整顿基层软弱涣散党组织,提升农村基础设施条件……村民们发现,过去的那些闹心事,越来越少了。

线上线下“晒流水”

村民吃下“定心丸”

“割草机械一台,支出938元;陈小红清理水面垃圾埋焊管等杂工,支出300元;王胜先交来鱼池承包款,收入3600元……”

在小板镇金方村村委会门前的公告栏上,2019年7月至9月的流水账事无巨细。流水显示,上期结余89940元,本期结余35512元,“家底”清清楚楚。

“一季度一晒,账目清楚了,人心敞亮了。”小板镇财管所副所长陈志勇感慨。

陈志勇之所以感慨,是因为过去他没少为账目伤神。过去,村里一年报两次账,有的村甚至一年才报一次账。在清理账务的过程中,总能发现不合规的账目,特别是“其他支出”一栏只有一个总数,到底支出了哪些,是笔糊涂账。

通过“晒流水”,这些模糊不清的“其他支出”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笔笔具体的明细条目。收入、支出真不真实,一目了然。从事后整改到事前预防,陈志勇的工作也轻松多了。

在干驿镇,所有村级资金全部由乡镇专户统一管理。无论是购买物资,还是给付工酬,全部直接从专户转账至村民“一卡通”账户,没有任何中间环节。

天门是外出务工大市。在外拼搏的游子,总怀着对家乡的一份情。“家乡发展的怎么样?有哪些困难?可以帮上什么忙?”干驿镇组织委员文奇说,“村里的那些事儿,只说给自己人听还不够,还要让在外的游子时刻掌握。”

目前,该镇不仅将流水账目晾晒到286个组,全部21个村还建立了微信群,群主为村报账员。群员包括在外务工、经商人员,在家生活不便人员,村干部、村党员群众代表、财政干部、驻村机关干部、分管财政所长、乡镇会计中心记账会计等。

微信群里,每一笔收支进出、每一年收支预算、财务据算、每一项重大事项定期发布,公开透明。对项目、流水账、政策有疑问,群里还能解惑。“很多年没有联系的同乡,在这个群里都搭上了线,微信群也成了‘连心桥’。”文奇介绍,截至11月10日,全镇群员已达3000多人。

三资清理怎么干

党员群众说了算

针对农村集体资产、资源、资金“三资”管理长期缺失,集体资源被贱卖、贱包现象,天门市把“三资”清理列为重点内容,全面清理 “口袋合同”“嘴巴合同”“无期合同”,把糊涂账算明白。

在小板镇,农村集体“三资”交易全程上网。

项目在湖北农村产权交易平台上发包,通过线上报名、线上缴纳保证金、线上竞拍等流程,整个流程和结果在网上同步发布,全程留痕,阳光透明,真正做到了“让群众明白、还干部清白”。

2018年,该镇永和村闲置学校拍卖,起拍价通过“四议两公开”制度确定为12万元,最终成交价为17万元。

今年,小板镇姚湾村涵闸、尾水闸道路维修等工程在线上招投标,最终由景胜公司以27.98万元中标,全程公开透明。

在干驿镇杨巷村,村委会用上了法律手段,维护了村集体合法权益。

2013年,净潭乡吴某与杨巷村二十组7位村民代表签订承包合同书,约定承包100亩良田,价格每年1.6万元,承包期5年,共8万元,承包款一次性付清。双方还约定,这些田地只能用作粮田种植,期满后,对外承包吴某可享有承包优先权。然而,在此期间,吴某将这些田地改为虾稻田。

2018年,在承包期满后,杨巷村二十组将该土地以每年2万元价格,流转给本村村民李国兵。

然而,吴某拒不返还农田,无限拖延承包期。“不知吵了多少次,最后我们决定使用法律武器。”2018年,新一届村委会将吴某告上了法庭。经法院判决,吴某向村里支付因逾期返还土地导致的经济损失。

“三资”清理,让杨巷村集体经济收入明显增长。2018年底,该村又收回此前违规承包出去的700亩村集体土地,并以每亩800元价格流转,仅此一项,就增加集体收入56万元。

软弱涣散强筋骨

红火日子有奔头

“民心失散,场所稀烂,上访不断。”2018年以前,软弱涣散村杨巷村5年没有党组织生活,10年没有发展党员。

这一切从2018年派聘书记彭文峰被选举为党支部书记后开始改变。

养鸭户张卫华一直被邻居投诉。原来,邻居搞虾稻养殖,担心被畜禽污染,总嚷嚷着让张卫华把养鸭场搬走。村干部调解多次无果,矛盾尖锐,张卫华甚至“放话”:要骑摩托车撞倒村干部。

“不能光想着堵,要给老张想个退路。”彭文峰找到当地几家银行,张罗着帮张卫华申请小额贷款。贷款下来了,张卫华重新建起了高标准的养鸭场,日子越过越好。现在,他总想着请村干部们到家吃饭,表达歉意和谢意。

八湾和四湾交界处,需要牵一根300米的电线。然而,谁也不愿意出这个公共区域的钱,五六年来,扯皮不断。村里投入2000多元,将“闹心线”牵成了“舒心线”,大家用上了电,再也不闹了。

“这批干部有战斗力。”杨巷村村民纷纷点赞。配强班子、秉承公道、实干兴民,彭文峰解决了原支部班子遗留的一系列问题,赢得群众支持。

2019年,天门市对照省委组织部列出的软弱涣散基层党组织“六大病症”,对全市621个村(社区)基层党组织进行全面排查,确定53个基层党组织作为整顿对象。从基层组织建设、生态环境整治、农村“三资”管理、基础设施建设、脱贫攻坚、基层社会治理等6大领域着手,“一村一策”解剖麻雀,靶向治疗,群众获得感大大增强。

目前,该市软弱涣散村已有96公里通村通组公路建设、23座生产桥整修、24处泵站水闸维修、537公里沟渠疏浚等民生工程落实落地。

荣誉书记带头干

村容村貌大变样

今年4月以来,九真镇聘请了一批九真籍在外成功人士、党政领导干部回村担任荣誉书记、发展顾问。这批能人的“金点子”,迅速在各村激荡。

在严场村,一条350米长,2.5米宽的防汛路已铺上石子,雏形初现,它将“保卫”附近500多亩良田。严场村位于汉北河边,地势低洼,雨势一大就容易遭灾。2016年,这里曾全部被淹,老百姓损失极大。

发展顾问张卫勇一“上任”,就掏出50多万元,修起了这条防汛路。

给钱给物不可持续,对家乡的关爱,更要体现在产业谋划上。“农民最怕两件事:一是不知道种啥,二是卖不出去。”张卫勇利用自己开办的农产品交易平台,解决了当地农产品销售难问题;同时,引导村民种植特色水产品“水八鲜”,解决了农民不知种什么的困惑。

在岳口镇南湖新村,荣誉书记邱选明回乡创立丰水湾现代农业专业合作社,带动周边农户年均增收3000多元。在邱选明的引导下,南湖新村发挥城郊优势,依托“三乡工程”做强产业,重点发展有机蔬菜、鳅稻虾稻共作、水产养殖和观光旅游四大产业,村集体年收入达50多万元。

在蒋场镇饶场村,荣誉书记廖启元对村民承诺“让小村庄闪光”。如今,不仅环境变美了,产业结构也加快调整步伐,村里黄蜀葵等中药材产业发展得红红火火。

在荣誉书记的帮助下,一条条“断头路”通了,一盏盏路灯亮了,一座座泵站动了。“借势借力,村容村貌大变样了!” 九真镇镇长沈超说。

热点图片

天门要闻

国内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