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家墩战斗,贺龙用兵如神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廖志慧 通讯员 吴述明 郑学璋

7月11日,天门市皂市镇文墩村外,武荆连接线上车来车往、繁忙喧嚣。从村党群活动中心出门,向左拐进一条水泥路,茂密的树林隔开一方静谧地界,被葱郁苗木包围的高地上,一座革命烈士纪念碑静静矗立。

这里原本叫土台通。1932年,时任红三军军长贺龙在这儿指挥文家墩战斗,大败敌军,撒下了红色种子,大批天门群众参加革命,从此,这里改名叫做种子台。

87岁的陈顺安在文墩村生活了一辈子,为收集文家墩战役史料走访过许多见证者。抚摸着烈士纪念碑,老人忆起那段红色岁月。

张截港败敌

1932年1月,红三军在应城县陈河一线告捷歼敌4000余人,活捉国民党政府军第十二旅旅长张联华。

战斗的胜利,引起敌人极大恐慌。国民党对潜、监、沔交界中心区进行合围。湘鄂西省军委令天门境内的红九师打击张截港至多宝湾一线之敌,以牵制襄北敌人。

1932年2月4日,红九师从天门西北向张截港开进。

张截港是汉水下游的一个重要码头,敌人南北物资运输、兵员调动的枢纽,也是红军南下洪湖的必经之路。

次日正值大年三十,下午漫天大雪。红九师师长段德昌踏着积雪,满面笑容来到二十七团驻地。他找到团长杨嘉瑞:“你们团早点进餐,晚饭后执行新的任务。今晚是除夕之夜,又下着雪,战机千载难逢。”

接到任务后,杨嘉瑞率一营连夜出发,急行军30余里,半夜到达张截港近郊。

彼时,天上风雪交加,地下冰凌溜滑,敌人刚刚进入梦乡,全无戒备。

当红军突然出现在敌人营部四周时,敌人惊慌失措,有的找不到衣服,有的摸不着枪,像一群无头苍蝇。

不到两个小时,敌人一个整编营全部被歼灭。

攻打文家墩

1932年2月18日,敌人兵分三路向红三军和天门苏区扑来,企图切断天门、汉川边界游击队和群众对红三军主力的支援。

3月5日,敌军四十一师韩昌俊由皂市出发沿汉宜公路向灰埠头出发,向红军主力接近。6日,天汉县柳河区地下交通站提供情报,韩昌俊因雨阻于文家墩,地形对敌不利。

红军抓住战机,迅速集中兵力将敌人包围于文家墩。贺龙对战斗作了周密安排,红七师、红九师、汉川独立团迅速出动,向韩旅指挥所发起冲锋。

韩昌俊得知文家墩前后尽是红军,下令突围。然而,因为地理情况不熟,又找不到突破口,只有挨打的份。敌军机枪、火炮无目的乱放,以致互相残杀。

这时,贺龙冒着大雨来到前沿阵地,看到敌人互相乱打,笑着对段德昌说:“你看,韩昌俊的阵脚乱了。你可传达命令,叫部队暂停战斗,坚守阵地,看一看狗咬狗,再给他个冷不防。”

韩昌俊被困在包围圈中,冲不出,突不破,只得命令参谋长火速向天门、皂市、应城、孝感发急电,要他们立即派兵救援。

3月7日拂晓,皂市一四二旅赶来增援,却被阻击在黄家店附近小山上,不到半天时间就被击溃。

次日上午6时,红军发起总攻,与敌激战到下午,敌军最终被全歼。打扫战场时,红军抓获了伪装成士兵的韩昌俊。

“韩旅长,怎么样?有什么感想呀?”贺龙问。韩昌俊低着头连说:“将军用兵如神,韩某甘拜下风!”

这次战斗,红三军全歼敌一四四旅,粉碎了敌人“清剿”计划。

心怀红色情

从土台通到种子台,红军在群众的心中播下红色的种子。

此前,国民党丑化红军是黄眼睛、红头发、杀人不见血的魔鬼,当地群众十分恐惧。可是,“红军过来后,首先考虑的是村民的安全,让他们暂时到别处躲避。”陈顺安说,文家墩战斗打响后,为了掩护少数没走的村民,红军将浸湿的棉被放到村民头顶,将他们送到安全地方。

文家墩战斗后,村民彭体洪积极响应革命号召,带头成立农会。红军走后,国民党抓住彭体洪,把他吊在树上折磨,要他交出参加革命组织的村民名单,他誓死不说,英勇就义。

风展红旗如画,峥嵘岁月如歌。现在的文墩村,宽敞的楼房取代了破旧的土坯房,村民日子越过越红火。

世事如棋局局新。2018年,在全市行政村区划调整改革中,文墩村与邱桥村合为新的文墩村。这片红土地,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热点图片

天门要闻

国内新闻